夏日禾草

一颗只会开车的小白菜

【安雷】初见

        九月的阳光温暖却不刺眼,它透过树叶的间隙落在干净的玻璃窗上,又经由玻璃窗的折射落在少年写满演算过程的草稿本上,黑发紫眸的少年显然不喜欢这样的光斑,他皱了皱眉抬起头目光从茂盛的树木到柔软的草地上,他放下笔闭上眼,顺便揉了揉太阳穴想缓解一下自己的疲劳,这时耳边传来了前排少女的清脆声音:“哎哎哎,据说今天下午会有一个转学生到我们班来!”声音带着一些八卦却又夹杂着一丝兴奋。

        “什么?真的假的?谁啊?谁那么想不开转来我们学校?学习压力排本市第一不说,这里又有嘉德罗斯,格瑞和雷狮三座大山压着。”后半句话明显压低了声音,但她们还是低估了少年的听力,他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紫眸,正打算把心思收回到面前的数学卷子上的时候,目光却瞟到了一个人,一个站在树下的人,粽色的短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微微偏黄,白皙的皮肤,五官精致又不娘化,最吸引人的是他的眼睛,是属于天空的颜色,里面却洒满了星光。那人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看了过来,四目相对,少年璀璨的紫眸中透露出来的是平静,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少年应该有的平静,仿佛表面平静的海洋,里面却酝酿着一场巨大的波涛。         

         刺耳的预备铃打断了他们的相望,雷狮迅速地把目光收回,为什么要和一个不认识的人四目相对那么久?果然最近自己是忙糊涂了吧?他深呼吸了一下,把注意力集中在黑板上,班里也安静了下来,所有人规规矩矩地坐在座位上等待着上课的老师。当正式的上课铃打响时,班主任带着一个陌生的少年走了进来,向大家介绍到:“这位安迷修同学是这学期新转到我们学校里的,安迷修同学介绍一下自己吧。”         

        那个叫做安迷修的少年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开口到:“大家好,我叫安迷修,因为家里的原因转到这里,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可以和大家相处得愉快,也请大家多多指教。”说完微微弯腰鞠了一躬。丹尼尔看了看教室里的空位,思索了一会,对安迷修说:“你坐到最后一排去吧,你的同桌是学习委员雷狮,平时有学习上的问题可以咨询他。”        

        安迷修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对着雷狮伸出手:“你好,初次见面 请多指教。”                  

        雷狮转头看了他一眼,又把头转了回去道:“初次见面?我视力和记忆力都不差,我们刚刚不是见过了嘛?”                   

        这话一说完,班里的气氛就僵住了,全班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但当事人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安迷修甚至还笑了一下回答到:“是吗?那可能是我视力和记忆力不好吧,对我来说就是初次见面啊!不握个手吗,雷狮同学?”      

       雷狮放下了手中的笔,认真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年,许久,他缓缓地伸出手,握了一下。       

        “剩下的两年,请多指教。”安迷修的声音再度在耳边响起,低沉的声线好像轻轻地拨动了一下雷狮的心弦。雷狮飞快地把手抽回来,心想:安迷修是吧?行,我记住你了!还是先做几套数学卷子冷静一下吧,想着又全身心投入到数学题海中。      

        安迷修也把手收了回来,把东西放下坐在座位上,感受着手上本不属于自己的体温,看着自己的同桌认真地侧脸若有所思。     

        刚好这节是自习课,老师前脚刚走,艾比就摇晃着身边的埃米开始小声念叨:“你说新来的那个胆子也太大了吧!你刚刚看见雷狮的脸色没?太吓人了!”             

        埃米被自己姐姐摇得头晕,一边努力停止对方摇晃自己的手一边小声回答:“老姐啊,你也知道人家是新来的,他怎么知道雷狮的脾气怎么样啊?至于雷狮会不会对安迷修下手……你不是忘了再过两个星期的期中考是全市统考吧?雷狮怎么可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分心啊?放心啦!”埃米说完也顺手拿起桌子上的古文书开始复习,艾比听了自家弟弟的话也觉得有道理就放开了埃米开始攻克物理题。   

         另一边的雷狮已经解决了那道压轴的数学题,现在对着语文试卷上的一到语病题发愁,题目如下:         

         山上的水很宝贵,这些是留给晚上来的人喝的。

        雷狮平时最头疼的就是语文,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啊,搞那么多弯弯绕绕的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理科的题目直接有一个正确答案来得直接方便!而且,那么多语病的例题明明平时口语中在用,一到试卷上就成了病句了?真是令人费解!         

          安迷修刚好拿到了今天的作业就发现自己的同面无表情地看了一道语病题有两分钟了,他对应着自己的卷子看了一眼,然后凑近雷狮耳边小声说:“ ‘晚上 来的人’和‘晚 上来的人’你觉得有什么差别吗?”     

          雷狮正在认真地思考差点被耳边突然出现声音吓到,但在发火前刚好也回忆起了安迷修说的话:“晚上 来的人”和“晚 上来的人”?“晚上和晚的差别。”雷狮迅速地给出了答案。    

           “嗯,这种情况下一个句子就有了两种解释的意思,语病里典型的一语多义。”安迷修简洁地讲解了一下。接着又扫了一眼接下来的题目:嗯……都比现在的题难……“需要我继续往下说吗?”安迷修试探地问了一句。

        雷狮下意识转头看向身边的少年,卒不及防地撞进了少年的眼眸中,蓝色的眼睛很漂亮,更漂亮的是少年眼中的善意和真诚。“随便你。”雷狮强迫自己转开了视线,但总是觉得今天的自己特别是在遇见安迷修后的自己变得很不一样。  

        从那件事情之后,安迷修每天就会抽出一些时间给雷狮讲讲语文题,雷狮的悟性很高,但是……在某些语言的理解上似乎不太好……

        “草鱼眼中的光芒?”雷狮皱着眉头看着卷子上的题目,“安迷修,我觉得写这篇文章的作者生物一定不及格?谁给他的勇气这么写的?死鱼的眼睛里怎么可能有光芒?要说是鱼鳞的光芒我倒是信!”说完他把卷子随手丢在了桌上。

       安迷修也放下了手里的生物试卷,揉了揉眉心,转头看向身边的少年,傍晚的阳光给少年镀上了一层美好又温柔的金边,在一起坐了快一星期的同桌了,开始安迷修只是觉得这个少年很好看,特别是眸子里面透出的平静,但是这样的平静下面往往就隐藏着最剧烈的波涛,等接近了之后才知道他的平静也许是想掩盖某些东西而已……  

        也许是感觉到了身边的人灼热的目光雷狮也把头转了过来,再一次对上了安迷修的目光,这次雷狮终于忍不住了:“安迷修你老看着我干嘛?”

         安迷修把目光转到试卷上,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尴尬地解释到:“我只是在考虑怎么给你解释这道题。”

         雷狮在一边哼了一声,把语文卷子扔给了安迷修,自己拿起数学卷子开口:“做好了记得叫我!”           安迷修研究起了那道阅读理解,嘴角却扬了起来。

           其实安迷修也不算是无偿服务,有时候他有钻研了快半节课还没有什么头绪的数学题,就离开了一下座位就发现试卷上多了几步重要的解题步骤,或是图像上多了几条辅助线,安迷修当然知道是谁干的,不过既然对方不想提起,自己也不会主动开口说,万一把人家惹炸毛了也不好哄啊,对吧?

         安迷修还观察到,雷狮似乎很少吃早饭,平时也喜欢吃烧烤之类的一些辛辣刺激的食物,所以每天早到的他都会在雷狮的桌子里放上一个面包加一盒热牛奶,雷狮第一次看见的时候真的很想把它们扔出去,他从来不吃,也不需要吃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这时安迷修的声音从他的身边传来,“我说,你也好歹吃点早餐吧,以后真的把自己胃搞坏了,连你最喜欢的东西都吃不了了那就不好玩了啊!”回头发现安迷修用一双含笑的眼眸看着他,眼中的星子也有着温柔的光芒,他沉默了一会,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拍在安迷修桌上,开口:“两不相欠!”

         这样和平的日子持续到考试结束后的一星期,那天作为纪检部成员的艾比去交出勤表,她刚把东西交给负责的老师手里的时候,就看见年级组的组长从门口进来,看见艾比的时候眼睛亮了亮说到:“艾比同学我刚好想去找你呢?”

         “老师有事吗?是不是找我誊写一份名次表?”艾比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对,这是这次的名次表,老规矩,你誊写的时候自己看看就行了先别泄露出去啊!”老师像往常一样嘱咐了一句,然后把手上的一张纸递了出去。

       艾比应了一声,接过来名次表就走出了办公室,在走廊上她先看了看自己的名次,“嗯……不错,进步了呀!第一名是嘉德罗斯,正常,第二名是格瑞,第三名安迷修,嗯……嗯?安迷修?!等等,安迷修第三的话,不就是说明……雷狮从前三的宝座里被挤出来了吗?那个位子他已经坐了一年了啊!往日的三巨头要改变了吗?”艾比拿着表格在风中凌乱了……吹了几分钟的冷风,艾比也冷静了下来,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表格,内心:欸?他们两个成绩怎么是一样的?哦,成绩一样的话是按姓名首字母来拍的,原来雷狮是输在了姓氏上啊……艾比在心里默默地为雷狮鞠了一把同情泪。就在她还拿着表格感慨的时候,身后传来安迷修的声音:“艾比?你需要帮助吗?”

        艾比吓了一跳,赶紧把手中的东西收了起来,转身看着安迷修故作镇定地说:“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吗?人吓人吓死人啊!”

        安迷修本来只是看着艾比一个人站在走廊上一动不动的,还以为她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想着过去看看自己能帮上忙,结果直接吓着人家了,他赶紧开口:“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会吓到你的,对了,艾比你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吗?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艾比异常幽怨地看了他一样,看的安迷修心里发毛,良久艾比叹了口气,幽幽地来了一句:“安迷修你……自求多福吧!”说完一个人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安迷修一个人留着原地百思不得其解。           艾比回到教室后对着那张名次表幽幽地来了一句:“要变天了……”

       很快就到了考试成绩公布的那一天,令所有人意外的事情是:看到排名的雷狮意外地非常平静,看不出任何不同之处。平静得连卡米尔都感觉自家大哥有点奇怪,所以乘着安迷修被老师叫去办公室的时候,他走到雷狮身边,看着雷狮正在研究着物理题,小声问了一句:“大哥,你……没事吧?”

        雷狮依旧在试卷的空白处打着草稿,头都没抬地反问了一句:“我有什么事?”

         “就是……这次考试排名的事。”    

       雷狮把答案填在试卷上然后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向卡米尔,漂亮的紫眸如同往常一样平静,但就是在平静之下卡米尔看到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雷狮随手把笔丢在了桌上,淡淡开口:“这次考试其实我和安迷修考试成绩是一样的,排名只不过是按了姓氏而已,我不在意。而且,我仔细看过卷子了,安迷修教我的部分让我多拿了十分,我教安迷修的题型至少让他多拿了十二分,你觉得我输了?”雷狮的最后半句让卡米尔明显感到了一阵压迫感。

       卡米尔看着雷狮手中明显皱起来的卷子心说:我差点就信了……

       当安迷修走进教室时,卡米尔刚好回座位他默默地给了安迷修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安迷修很显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他甚至还很奇怪自从成绩和排名公布后,大家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自己身上,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的错觉……他带着满腹的疑问回到自己的座位,看到自己的同桌正在做题,雷狮专注地解着物理题,稍长的刘海微微遮住了他的眼睛,柔软的黑发由于欠缺打理显得有些长,但也是因为这样给少年平添了一丝温柔,安迷修愣了一下,很久没有那么看过一个人了……全班很安静,静得有些吓人,除了书页翻动的声音和笔尖在纸上摩擦的声音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动静,直到上课铃打响。

        刺耳的上课铃让安迷修回过了神,他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想起刚刚自己盯着雷狮看了好久,不禁扶额叹息自己是不是着魔了?为什么会看一个男生看到出神?这也太奇怪了吧……

      这时候老师走了进来,打断了安迷修的胡思乱想,他把手中的试卷和茶杯往讲台上一放说到:“上课前先宣布一件事,关于上次的考试,经安迷修同学自己发现,批卷老师在结算分数的时候多给他加了一分,他主动来到办公室说明了这一点,这种诚实的精神值得我们所有人鼓励和学习!”

       接下去的话雷狮一句都没听进去,他轻轻地嘟囔了一句:“怕不是个傻子……白送的分都不要……”安迷修也听到了这句话,他轻笑了一下心想:我可不是个傻子,也就都算了我一分,到时候让自家同桌生气可就不划算了啊……想着看了安迷修一眼,自己都不知道眼神中带着一丝宠溺和温柔。

      但是这一幕刚好被前排的凯莉看到了,她的嘴角带着一丝坏笑心想:哎呀呀,一不小心看到了有爱的一幕呢!安迷修加油啊,我倒是很期待雷狮被驯服的一天呐……

       后排的两个少年明显不知道前排女生的心思,雷狮虽然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但他也不迟钝,安迷修平时对他说话时的语气,看向他的眼神都让他觉得自己在那个少年心中是特别的,但他还在犹豫,他还无法完全信任安迷修,他也不确定自己能否回应对方同样的感情……想到这里他从草稿本中撕下一页纸,写下了一句话,把他扔给了安迷修,安迷修展开一看是英语:You need to prepare yourself for a long wait.看完,他勾起嘴角,提笔写到: I'll wait for you no matter how long it will be.

【安雷】体育课上的事

小白写手第一次发安雷文

OOC预警

————————————————————————————————————————————————————————————

     刺眼却温和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到窗边坐着的一个少年的书上,一片落叶飘过却根本没有吸引少年的注意力,他的大脑沉浸在奥数的书本中被蒸得浑浑噩噩,但思维却依旧清晰,笔尖划过纸张是这一片宁静之地中唯一的声音。        

       “喂,安迷修,下节体育课体质检测,我们俩一组,好好比比!”一个突兀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上响起,黑发的男生逆着光走到少年的桌子前遮住了那抹阳光说到。     

      少年从习题册里抬起头来看着面前那个遮住阳光的发小,有些乱的黑发和他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在阳光的照耀下安迷修甚至可以看清楚男生脸上细小透明的绒毛,然而最让人感到惊艳的却是他那双如星辰一般璀璨的罕见紫眸,能清晰地看清那双眼眸中倒映着他的脸,只映着他,忽然,他的脑中出现了一个想法——眼前的这个人,明明比阳光还要刺眼夺目。但是他却对于那太阳的到来甘之如饴。

      安迷修平复了一下呼吸微微叹了一口气后说道:“可以啊,不过雷狮,我们都比了快十年了,你还不厌?”      

        “不厌。”雷狮干脆利落地丢下两个字扭头就走,耳尖泛着一丝不知名的微红,但安迷修恰好低下了头以至于错过了那点能让他瞬间开心起来的小细节。

         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从小就认识,两家还挨得特别近,理应是一副兄弟和睦的场景,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似乎从小就不对盘,雷狮偏理,安迷修偏文,在从小到大的考试中,如果雷狮的数学比安迷修高三分,安迷修的语文就比雷狮高三分,以此类推……安迷修在武术班学柔道,雷狮就去学空手道,好不容易到了高中,本来以为他们会就此分开,结果他们还是被分到了同一个高中,同一班,还是同桌,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上课铃在上课的时候准时打响,上体育课的学生三三两两地往操场走去,有的抱怨体育课的内容,有的担心自己的成绩。雷狮和卡米尔,帕洛斯还有佩利一起往操场走去,他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地踢着脚下的一块小石头,这时身边的帕洛斯突然戳了他一下,他抬头看了一眼帕洛斯,那人带着自己一贯圆滑的笑容悄悄地指了指前方。他顺着帕洛斯手指的方向看去,刚好看到安迷修正在和同班女生艾比说话,安迷修看见雷狮他们正朝自己走来,转头跟艾比说了几句话后就向雷狮走来。           

         “抱歉,今天的体质检测我就不跟你比了,艾比让我带她跑。”安迷修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歉意。           

         “带她跑?她们女生跑八百米,我们跑一千米你怎么带?”雷狮的语气十分平淡,明明是一个醋味十足的问题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今天吃什么”这么平常。           

         “今天请假的人挺多的,老师让我们一起跑,我知道之前答应了和你比这样不对……但是……”安迷修正在纠结怎么解释才合适些,但是雷狮在自己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已经转身正要离开。           

       

          这时艾比及时出现,她开口对安迷修说:“啊!安迷修,刚刚金已经答应陪我跑步了!所以就不麻烦你了。你不是答应了雷狮比赛了来着吗?我先过去集合了,等会见!”艾比说完后光速远离。            安迷修看了看远去的艾比,追上雷狮道:“行了,我们也去集合吧。”谁知道雷狮脚步变得更快了,带着身后的三个人走去集合的地点。     

     他看着雷狮的背影脚步下意识地慢了下来,太阳依旧挂在湛蓝的天空之上,他却感觉自己的太阳好像离自己远了一点。  

      结果毫无悬念,雷狮和安迷修在同一时间到达终点。本来安迷修觉得这件事就那么结束了,可是接下来的几天却让安迷修觉得雷狮有点奇怪,上学放学不跟他一起,但他们连基本的对话也在每天减少,明明每天的距离不到一米但心的距离却相差万里。      

         雷狮在和安迷修冷战。      

         安迷修当然察觉到了这一点,但是他却感觉自己本来就什么没有做错,所以也是一直都不肯询问为什么雷狮要跟他冷战的原因。两个人的性格在某些方面真的是出乎意料的相似。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有一天安迷修感觉雷狮好像很累的样子,出于对同学的关心,亦或是对雷狮的关心,在星期六的上午,安迷修握着电话看着上面通讯录上的“恶党”两个字想了想还是没有勇气拨过去就放下了手机躺在床上仰视着洁白的天花板,然而脑中突然浮现出来的全都是各种各样的雷狮,逆着光站在他面前的雷狮,笑起来露出一颗虎牙的雷狮,对他冷着脸的雷狮……他觉得他快要中毒了,中了一个名为雷狮的毒。雷狮在班里除了卡米尔和安迷修也没有几个真正的朋友,再加上他一向喜欢独来独往也不喜欢对别人敞开心扉,以及最近和安迷修闹了些“小矛盾”也没有什么人知道他生病了。他真正开始发烧是在星期六早上,卡米尔因为临时被老师叫走了没办法去照顾自己大哥,他仔细想了想就给安迷修打了个电话,而这时候的安迷修打算去图书馆看会书再去练习一下合气道,却意外接到了卡米尔的电话。            

         “喂,大哥生病了,他父母和哥哥都出去了,我现在被老师叫去开会没法去看他,你买点药去看看大哥吧,刚好你知道他家地址,钥匙应该放在屋外第七盆花的花盆下面,就这样。”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           

         安迷修拿着电话,第一反应就是原来不可一世的雷狮竟然生病了!      他去药店买了一些退烧药和感冒药,回想了一下雷狮家里的情况,去超市买了一些米,肉和青菜水果之类的,然后去了雷狮家里。      他站在雷狮家的门口想了想,从花盆下拿出钥匙开了门,他轻手轻脚地去了厨房,拿买来的食材煮了一锅青菜肉丝粥,又把药冲好,烧了一杯热水端到了雷狮的房间里,他一开门雷狮就听到了动静睁开眼有些戒备地看着安迷修,安迷修看着雷狮的脸还有些红,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先把粥拿了起来,递给雷狮说:“先吃点东西,再把药吃了,等一下给你量一下体温,烧退不下去我们再去医院。”            

        雷狮有点嫌弃地看着安迷修手里的粥,安迷修在床边坐下,说:“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这个,但是你现在不能碰那些重油重盐的东西,等你病好了再说?”            

        雷狮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接过安迷修手里的粥,慢慢地喝起来,嗯……味道还不错!      

         等他喝了粥吃了药,安迷修问到:“雷狮,你最近是不是在生气?”      

        雷狮抬头看了他一眼,明显是生气了,安迷修仔细地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想想自己到底是干了什么才把这位爷得罪了,瞬间想起来几天前的体育课上发生的事情,他顿了顿不确定地开口问道:“你该不会是因为上次体育课的事吧?我不是最后陪你跑步了吗?”            

        “性质不一样。”由于感冒的原因雷狮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那我不是欠了艾比一个人情吗?她让我陪她跑步我又不能拒绝!”安迷修解释到。            

         “人情?”雷狮天天和安迷修在一起,上学放学上课就连上厕所都是一起的他怎么不知道安迷修还欠了那个小丫头一个人情?            

         安迷修叹了口气,道:“你上周上课迟到了一次,艾比是纪律委员,我找她帮忙把你的那次迟到划掉了,否则这个月的尖子班你还打不打算上啊?”说完,安迷修伸手盖住雷狮的额头,感受了一下雷狮额头的温度,嗯……还好,温度算是降下来了。            

        “对啊,这个月还有尖子班来着……”雷狮若有所思,“就因为这件事?”            

   

        “不然呢?”安迷修反问道。            

       “好吧,原谅你了。”雷狮躺回床上在翻身的时候小声说了一句。

END

————————————————————————————————————————————————————————————         

安雷铝间集制造策划组♡

🍺土土豆豆豆豆豆🐠:

进来玩鸭!!


箪栀☆:



  来来来瞧一瞧看一看啦!这是一个长期【划重点】专产安雷酱的美【sha】丽【diao】策划组!
  
  我们的目标是——
  
  没有产不了的安雷酱只有想不到的脑洞♡
  
  咳咳正经一点×
  
  这是一群爱着安雷的姑娘们所在的群,因为爱他们,所以我们会尽我们之能表达出他们的爱情历程♡
  
  在国家法定假日期间一定有活动!活动我都会提前在群里说明好让太太们有所准备,时不时会给小粉丝们一些福利比如点梗发小零食之类的×当然,加入的人和我们混熟了就会知道我们都是一群喜欢寄快递的人咳【怎么感觉自己在诱拐小朋友×】,以及,这个群里沙雕偏多……正经人没多少……请放心加入!
  
  入了我们安雷铝间集制造组就是上了一条贼船别想跑了!
  
  铝间集的东西不可外传!发现一次警告并且下次活动不许参加,二次直接飞机票,over
  
  现预定只招十二个文手太太和十个画手太太√【以后数目可能会增加】
  
  微审核√毕竟低龄化不能太严重对吧?
  
  要求:
  
  1.首先!你需要一个lofID!
  
  2.画手太太的线稿一张,文手太太一篇1000+的小短文就OK了,如果审核不过关稿子自行处理√毕竟我希望我们的安雷酱可以更加的甜美一点【你在胡说些什么】
  
  3.我们铝间集的专门作业tag为“安雷铝间集制造”,其他请自行打tag√




        4.定期作业,拖稿随意只要你不怕你的手机被我刷卡机【微笑】
  
  4.审核群群号:859635665
  
  现加入人数:
  
  画手太太:




@一只小薰




@安格利亚




@➕十日十月日➕
  
  文手太太:




@箪栀☆




@中二病的AK




@夏日禾草




@🍺土土豆豆豆豆豆🐠




@Aftertime淡墨




@kouyou




over.




欢迎找不到组织的姑娘【汉子】加入我们啊!
  
此条除铝间集的人其他禁止转载.铝间集的人给我必须转载!!!
  


安雷铝间集制造策划组♡

箪栀☆:

  来来来瞧一瞧看一看啦!这是一个长期【划重点】专产安雷酱的美【sha】丽【diao】策划组!
  
  我们的目标是——
  
  没有产不了的安雷酱只有想不到的脑洞♡
  
  咳咳正经一点×
  
  这是一群爱着安雷的姑娘们所在的群,因为爱他们,所以我们会尽我们之能表达出他们的爱情历程♡
  
  在国家法定假日期间一定有活动!活动我都会提前在群里说明好让太太们有所准备,时不时会给小粉丝们一些福利比如点梗发小零食之类的×当然,加入的人和我们混熟了就会知道我们都是一群喜欢寄快递的人咳【怎么感觉自己在诱拐小朋友×】,以及,这个群里沙雕偏多……正经人没多少……请放心加入!
  
  入了我们安雷铝间集制造组就是上了一条贼船别想跑了!
  
  铝间集的东西不可外传!发现一次警告并且下次活动不许参加,二次直接飞机票,over
  
  现预定只招十二个文手太太和十个画手太太√【以后数目可能会增加】
  
  微审核√毕竟低龄化不能太严重对吧?
  
  要求:
  
  1.首先!你需要一个lofID!
  
  2.画手太太的线稿一张,文手太太一篇1000+的小短文就OK了,如果审核不过关稿子自行处理√毕竟我希望我们的安雷酱可以更加的甜美一点【你在胡说些什么】
  
  3.我们铝间集的专门作业tag为“安雷铝间集制造”,其他请自行打tag√


        4.定期作业,拖稿随意只要你不怕你的手机被我刷卡机【微笑】
  
  4.审核群群号:859635665
  
  现加入人数:
  
  画手太太:


@一只小薰
  
  文手太太:


@箪栀☆ 【主催】


@中二病的AK 【吉祥物】


@夏日禾草 【飙车选手】


@🍺土土豆豆豆豆豆🐠 【真·大佬】


over.


欢迎找不到组织的姑娘【汉子】加入我们啊!
  
此条除铝间集的人其他禁止转载.
  

求扩列

◆圈名禾草,是个手帐er

◆目前长居【全职高手】【凹凸世界】【恋与制作人】【一人之下】

◆本命:白起

◆cp立场【银帕】【叶蓝】【高乔】【安雷】【怼飞】【也青】

◆喜欢的cv是:阿杰729

◆喜欢的歌手是:排骨教主

是个总是半途而废的小姐,喜欢仓鼠,本体也是仓鼠,总喜欢操心,很好相处,而且是大一新生所以很空,请k我!!!谢谢!!!
占tag致歉。

为什么戴妍琦会走上腐女这条不归路?

★本文为接龙
★本文为第八棒
★上一棒 @中二病的AK
★下一棒 @荷衣飘兮
★ooc慎入
戴妍琦为什么会走上腐女这条道路?
       记者:众所周知,雷霆战队的队员戴妍琦是个腐女,但是那么一个原本正常的妹子是怎么走上腐女这条不归路的呢?接下来,我们就让戴妍琦妹子自己描述一下走上腐女这条路的原因吧!
        戴妍琦:欸?我是怎么走上腐女这条不归路的?这说来就话长了!你也知道我是雷霆战队的,你看看我们队长和方副队他们得互动就比较亲密了!但也只是亲密,所以真正拉我入圈的还是联盟里的各位前辈呐!什么?你不清楚?来来来,我给你盘点一下,看看都是哪些cp秀恩爱还不自觉!
        首先,说说轮回吧!轮回其实也不用我说,周队和江波涛前辈那对就已经有很多人粉了!几乎可以说是官配了!江波涛前辈更是在网上荣获“周泽楷翻译器”这个称号。已经很能体现他们之间的亲密与了解了吧!记者采访时江副队帮周泽楷前辈回答记者的问题,完善他的答案,帮他解围,在我眼里就是秀恩爱的现场啊!但近期似乎还有一些人站周泽楷前辈和孙翔的,两个“一”的组合嘛!配合默契有人把他们俩凑起来也是在所难免的。
        再来就是蓝雨,说到蓝雨那就是谁都知道的剑与诅咒啦!喻文州前辈和黄少天前辈真的是圈粉无数啊!而且他们两个人那也是发糖不断!黄少还曾经透露自己如果有妹妹会把她嫁给喻队,这不就是变相的表白吗?甚至还说自己其实觉得自家队长有时还是很吓人的!至于到底是哪方面吓人也就靠我们自行脑补了!还有黄少对喻队的支持与信任,喻队对黄少的了解,他们之间的默契与打法的契合度,让我不想入腐圈也难啊!不多说了,祝99!
      哦,对了,之前孙哲平前辈和张佳乐前辈的繁花血景那也是一段佳话啊!但是……曾经的辉煌似乎已经回不去了啊……这对怎么就那么虐呢!我也相信很多人都在怀念曾经的繁花血景,但人毕竟要向前看,况且他们现在一个在义斩,一个在霸图也很好。
        还有就是微草,在微草王杰希前辈和方士谦前辈那也是对不错的cp。但我个人更看好的是微草的未来高英杰与兴欣的良心乔一帆!乔一帆原本出身微草,在微草时就和高英杰关系很好,这点我相信支持乔一帆的朋友们都知道。而且在得知微草决定放弃乔一帆时高英杰还曾鼓起勇气去找过王杰希前辈希望战队能留下乔一帆,他尽管知道机会渺茫但还是没有放弃,也体现了他对乔一帆的重视不是~现在他们的身份与立场虽然不同了,但我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不会变的!秀恩爱?当时大家在网游里抢影子军师的时候他们之间的互动不也很萌嘛?
        还有就是叶修前辈的cp了!叶修前辈的cp那就多了啊!比如我之前调侃过的方锐前辈,叶修前辈的第一条微博都给了方锐前辈了!还有黄少和叶修,这对也有蛮多人粉的,当时黄少大晚上的还自己特地弄了一个账号卡跑去网吧帮叶修前辈刷埋骨之地的副本又老是缠着叶修前辈pkpkpk不就是秀恩爱吗?还有就是韩文清前辈了!这对绝对是相爱相杀的一对!从网游里一直到职业圈里,他们的pk次数多到令人发指啊!这样不是相爱相杀是什么?
      还有还有,刘小别和卢瀚文!两个剑客的cp!卢瀚文也是新生代里很出名的选手,这对cp的知名度也是相当高的,也算相爱相杀吧!他们在网游里的互动也说明了一切~说起新生代还有就是邱非和宋奇英了啊!简直就是叶修前辈和韩文清前辈的翻版呐!拳法家和战斗法师的cp,他们也很萌啊!
         其实圈里的cp还有很多,但我一时盘点不完呐……你只需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你就会发现,在荣耀圈里变成腐女是非常非常简单的!接下来就靠你自己去发现啦!我在腐女圈等你们呦!对了对了,你刚入门我给你推荐一些同人文和同人漫吧!我找一下我的小本本啊……你是想看哪对cp的?甜的还是虐的?我这里绝对是一应俱全!
        记者:你放过我吧……
PS:本文中出现的黄少会把妹妹嫁给喻队,以及感觉喻队挺吓人的桥段出自猫耳全职语音包·黄少天·快问快答